当前位置:卓创威客网两性苹果烂了 金正轰塌 “快”之祸
苹果烂了 金正轰塌 “快”之祸
2022-08-04

中国企业家普遍贪快的心理,折射在企业发展上,表现为断裂企业发展过程;打乱系统平衡;破坏企业生存的基础

“苹果熟了”,苹果又烂了。

1999年8月,金正“金苹果”计划全面启动,伴着广告的狂轰滥炸,金正dvd全面上市,并迅速成为业界前三甲。

五年后,不仅“苹果”随着dvd行业的严冬坠落,金正的创始人之一、金正集团董事长万平也因涉嫌职务侵占上市公司st天龙3000万元资金,在山西被羁押调查。

联想到金正的“同门”师兄小霸王、爱多,均是道路不同,但结局相似。

纵然金正有着dvd行业覆没之外因、“借壳”之伤、“内讧”之扰,但它及众多民营企业像流星一样划过商界天空并陨石落地的根源又是什么?

创业实战理论专家、《民富论》一书作者赵延忱认为,祸根只一个字:“快”。

快并痛苦着

《财经时报》:纵观很多民营企业的命运,似乎都是速生速死,比如三株、飞龙、巨人、爱多,包括最近的金正。创业者贪快是一种普遍的心态还是中国特色?

赵延忱: 有文化的关系。中国人对“快”字情有独钟,喜欢到了痴迷的程度。美好的东西都同“快”联系着:快人快语,乘龙快婿,快刀、快马,眼疾手快,快刀斩乱麻,大干快上,快马加鞭,多快好省……甚至“痛”碰上“快”就不痛了。

“快”字表现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创造思想的人做快的文章,时间、速度就是金钱效益;读书、写字、学外语要快速、要速成;制药卖药的宣传“速效”;公路要高速,铁路要提速,咖啡要速溶,邮政要快递,吃饭要快餐……

但对创业而言,快,未必就是好事。英国著名战略家利德尔·哈特说过:“战略上,通过漫长迂回的道路,往往是达到目的的最短之路。”

在中国改革开放20年来迅速成长起来的企业家们,特别是曾经尝到过“快”的甜头的企业家,往往难以抵挡对快的诱惑。而在互联网时代,“快鱼吃慢鱼”的流行,也为企业家们掉进快的陷阱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财经时报》:这种贪快的心理会招致什么样的问题?

赵延忱: 中国企业家普遍贪快的心理,折射在企业发展上面,至少会导致三大问题。

一是断裂企业发展过程。企业的成长同人一样,任何过程的跳跃与阶段的短缺都会导致脆弱生命的夭折,至少是埋下隐患。企业的诞生发育成长,有其自身的自然历史过程,任何拔苗助长都会导致死亡。

再者,“快,打乱系统平衡”。企业全部活动的结果是销售收入或盈利,这个结果由若干个单元,在相互联系、相互制约中,在系统的平衡运动中产生。每个子系统的存在都有其各自的条件。快与慢只能是整个系统协调运动的结果,任何其中一部分加快,不仅不能使其他部分自然跟进,相反会造成系统混乱。

第三,“快会破坏企业生存的基础”。把企业做大的强烈愿望,一旦遇到诱人项目,就会燃烧起来,想象中的市场期望值萦绕脑际,一个发展的决策就会产生。问题是,在实施新目标的过程中,管理者对原有业务的注意力可能会减弱,一定会从母体身上抽血,适应原有业务的管理制度与新项目很可能不兼容,新项目赢利时间与原有业务供血能力也会有时间差。

不论上面哪种情况出现,都会破坏企业的基础——以为生计的核心业务。

规模失当的颠覆

《财经时报》:前不久韦尔奇来华引发企业界“追星”现象,有学者批评中国企业家的盲目做大心态。你如何看待这种心态?

赵延忱: 我觉得中国企业家都有“山大王”情结:站在自己的山头上,希望看到自己兵多将广,对着地图为自己的小旗插得遍地而欣慰。

像金正一般,为快速发展而资本运作,而大铺摊子,最终被规模失当而颠覆。而规模失当导致投资失败通常不易被人察觉,因为规模是投资的总体存在,对失败的作用不直接,但它却是一个巨大的隐性因素,很像是一个大树冠却没有根系。

《财经时报》:在你看来,希望快速做大对企业成长的致命伤是什么?

赵延忱: 不适当的扩大规模,其颠覆作用发生在两个致命处:一是把投资者的能力——应该在实践中逐渐增长的,与具体的项目相关的能力,过早地推到了极限,由此发生混乱与失控;二是把资金的链条——应该是宽松、有计划、有余地的资金链条拉紧再拉紧,以至于完全没有松动的余地,一旦绷断则运转就中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