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卓创威客网历史詹姆斯·布坎南——美国第15任总统
詹姆斯·布坎南——美国第15任总统
2022-08-06

詹姆斯·布坎南(James Buchanan ,1791年4月23日--1868年6月1日)是美国第15任总统,生于宾夕法尼亚州。布坎南出任总统时,正值美国处于历史上的一个重大关头。当时,南北双方在奴隶制问题上的斗争愈演愈烈。他尽管为避免南北分裂作过不少努力,但还是无力扭转局势,后来内战终于爆发。而他的继任者正是带领北方赢得战争,废除奴隶制的林肯总统。

1791年4月23日,詹姆斯·布坎南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默塞尔斯堡附近的科文盖普。其移民先祖来自爱尔兰,多年的苦心经营使布坎南家族逐渐兴盛起来,拥有一个小农场。他的父亲为人诚恳,处事公正,宽容大度,口碑极佳,在当地社交界小有名气。母亲伊丽莎白是一个传统类型的家庭主妇,懂诗文,明大义,她的虔诚和勤勉给子女们以极大的影响。他们的家庭保留了爱尔兰人多子多福的传统,共生养了十一个子女,詹姆斯·布坎南是长子。詹姆斯·布坎南从小就经常帮助父亲打杂,照顾弟妹,养成了严谨负责的生活态度。

布坎南在默塞尔斯堡读完小学和中学后,于1807年考入迪金森学院。涉世未深的布坎南经不住诱惑,经常调皮和违规,曾被学校遣送回家,经过痛心疾首的悔过自新才得以保留学籍。此后他洗心革面,刻苦攻读,毕业后开始学习法律,后步入受人尊重而又收入可观的律师行业。

1812年美英战争爆发。英国人的掠杀暴行激起布坎南强烈的义愤,他在兰开斯特的群众集会上控诉了英国人的罪行,他那声情并茂的演说深深地打动了无数听众的心。他主动报名参加了志愿军,在保卫巴尔的摩等战役中表现十分英勇。怀着对理想和未来的追求与向往,1814年布坎南竞选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成功。短短三年时间内,年轻的布坎南完成了由律师到军人再到议员的转变。此后,布坎南踏上了漫长的仕途之路,成为宾夕法尼亚政坛一颗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

此时的布坎南身材魁伟修长,体态优雅,走起路来健步如飞,除了眼睛有斜视的毛病外,相貌也算得上英俊。他思维严谨,待人温和,行事忠厚稳健,讲究原则,其政治上的潜力无可限量。在离开州议会后,1818年布坎南乘势参加了国会众议员的竞选,但未能成功。他又重回律师界,丰富的阅历和经验使他的事业如日中天,在财产剧增的同时,其知名度不断提高,并逐步扩大到了宾州以外更多的地区。

正当他春风得意之时,感情上却遭受了一次致命的打击。

布坎南二十八岁时遇见了安·科尔曼小姐,她美丽大方,父亲是一位有名望的大实业家。两人相见恨晚,关系发展神速,并私订终身。但安的父亲反对二人结合,认为布坎南居心不良。不久,安小姐猝死于家中,始终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她的死因。初恋情人的故去使他长时间沉浸在悲痛之中,并在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伤痕,以致一生过着独居生活。

1820年,布坎南参加了国会众议员选举,一举成功。他在宦海沉浮中逐渐摆脱了失恋的阴影,全身心地为公众服务,直到入主白宫。他成为美国唯一的一位未婚总统。他置身于变幻莫测的政坛风云中,痴心不改,急流勇进,与政治结为终身伴侣。

1856年春,布坎南再次参加大选,此次他志在必得。出使国外使他在国内政坛比较超脱,参与起草《奥斯坦德宣言》又赢得了南方的青睐,因此他获得了民主党的提名。在竞选中,主要对手共和党人提出了激进的反奴隶制纲领,而民主党人则向各界人士许诺,要保持经济繁荣和秩序稳定,呼吁南北方团结起来,维护国家的统一,并一再强调,共和党的胜利意味着联邦解体。民主党强大的组织力量和竞选纲领的策略使布坎南终于赢得了胜利。

1857年3月4日,布坎南宣誓就职。摄影师使用照相机第一次留下了总统就职仪式这一珍贵的图片资料。照片中的布坎南看上去颇有廉颇老矣的感觉。他是一位高龄的总统,面对的却是一个为内战阴云所笼罩的国家。或许总统一职到来得太迟,当年的锐气与活力正离他远去。他摇曳于南北之间,企图寻求一条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来摆脱困境。

布坎南首先着手缓解由于堪萨斯争端所造成的危机。他组织的内阁是政治妥协的产物,蓄奴州和自由州在其中平分秋色。在奴隶制问题上,布坎南的态度十分暧昧。他宣称自己是反对奴隶制度的,但奴隶制有法律依据,他作为总统必须维护宪法。由于他凡事都以法律作为评判的准绳,因此在他看来,《逃亡奴隶法》和堪萨斯成为蓄奴州都是合法的。他宣称他的首要使命是维护宪法和联邦的统一。

1857年,俄亥俄保险公司的倒闭引发了全国性的经济恐慌,布坎南政府的威望日益下降。不久,约翰·布朗起义爆发。起义虽然被联邦军队镇压下去,但它震撼了全国,敲响了奴隶制度的丧钟,也使布坎南政府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共和党在国会中的势力崛起和民主党的分裂使布坎南失去了对国会的控制,因此在1860年大选中,他实践了自己以前的诺言不谋求连任。亚伯拉罕·林肯当选总统后,南部诸州纷纷退出联邦,形势已岌岌可危。此时的布坎南已是年近七旬的白发老翁,已无力采取有力行动制止分裂。在1860年的年度咨文中,他谴责了分裂行为,但认为北方对奴隶制的过分干涉是导致分裂的原因。他还表示:各州无权脱离联邦,而联邦也无权制止它们脱离。在离任前的几个月中,布坎南采取了一些应对措施,特别是加强了联邦拥护者在内阁中的力量,但他做得更多的是运用道义上的劝说来制止南部的脱离。然而,国会对布坎南的妥协性政策表强烈不满,采取消极不合作的态度。布坎南总统处在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难以有所作为。

1861年3月4日,布坎南参加了林肯总统的就职宣誓,他非常坦诚地告诉朋友们:联邦的航船已经驶入了它的末路。就在此后不久,内战的炮声在萨姆特要塞隆隆打响了。

退休后布坎南回到了他任国务卿时购置的惠特兰农庄,开始隐居生活,尽量避免外界的干扰。虽然他积极地支持联邦政府为恢复联邦统一而做的各种努力,但许多人仍指责他应对联邦的分裂负责。布坎南曾是一位雄心勃勃,励精图治的政治家,但后来却英雄迟暮,庸碌无为,从而成为美国政治史上最能引起人们争议的总统之一。

布坎南患有比较严重的关节风湿病,加上年迈体弱,郁郁寡欢,晚年病情不断加剧,于1868年6月1日去世,死前仍对世人对自己的不公道愤愤不平。他死后葬于家乡的伍德沃德墓地。